御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御书屋 > 被狂草的白月光 > 就数你的鸡巴最小

就数你的鸡巴最小

就数你的鸡巴最小

        赵玄月红着脸在浴缸里泡澡,浴缸里充满了洁白的泡泡,赵玄月掬了一捧泡沫,泡泡就像柔ruan的云朵堆在他手心上,他轻轻的充满天真的chui了一xia泡泡,顿时泡沫消散。

        赵玄玉站在门kou,看着哥哥的举动,jing1致的嘴角勾chu一个弧度,他从以前开始就很喜huan哥哥,可是哥哥从不搭理他,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哥哥对外人都比对他要好得多,对岑溪更像是一条跟屁虫,岑溪到哪里,哥哥就跟到哪里。

        看着看着,他心里充满了怜ai,他只觉得哥哥是个可ai的小狗,毫无攻击力的同时,为了保护自己偶尔也会龇牙咧嘴故作嚣张,实则夹着尾巴比谁都胆小。

        他走过去,坐在鱼缸边上拿起洗发shui要给哥哥洗tou,赵玄月嘟着嘴不太gao兴,但忍着不敢说。

        赵玄玉的手指慢慢在他的柔ruan的黑发间an摩,很快他的tou发同样堆积着香penpen的泡沫。

        赵玄月依旧板着脸,赵玄玉故作轻松的问dao:“哥哥,什么不gao兴?”

        赵玄月嘟嘟囔囔的说dao:“你把我屁gunong疼了,我不想理你,你也别和我说话。”

        赵玄玉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又问“原来是这样zi,那只有这一dian不gao兴吗?”

        “还有我不要你帮我洗tou,我自己会洗的。”

        “为什么?”

        赵玄月脸红着说:“这样zi好像小孩。”

        赵玄玉笑眯眯的说:“哥哥是爸爸心ai的孩zi,也是我亲ai的哥哥,弟弟帮哥哥洗tou也是理所应当的。”

        “可是你对我不好。”赵玄月渐渐的红了yan眶,豆大的yan泪说掉就掉,他带着哭腔dao:“你真的对我不好……”

        话到此chu1,他放声大哭,嚷嚷着赵玄玉对自己的恶行,他屁gu好疼,bi2也zhong了,弟弟还总是把大鸡鸡saijin来,弟弟坏的要命。

        赵玄玉冷漠的的看着他哭,心里不耐的想就cao2了几次怎么跟受了天大委屈的一样。

        他回忆起自己刚被迫xing交的时候也哭,爸爸却是不耐烦用脏兮兮的kutousai他的嘴里,然后继续qiang迫他,冰冷的runhua油挤ru他的tinei,手指也只是草草的扩充了几xia,然后鸡巴就狠狠的charu他的屁yan中,紧接着是令人作呕的qiang暴和中chuneishe1,爸爸和那些男人都一样,喜huan对他she1的很深。

        自己现在还算对哥哥手xia留qing了,最起码他带了套,哥哥也不必屈辱的蹲在厕所里,双tui大张,手指扣挖屁yan,不停的bi1迫菊xue不能合拢,才能慢慢的排chujing1ye。

        想到着,赵玄玉nei心深chu1黑暗的yu望不住的翻腾,他被当成可以随意玩nong的鸭陪了这么多人,他自己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玩nong过他,现在他对哥哥手xia留qing,对方还一个劲的嚷嚷着他不好,同样是爸爸的孩zi,怎么哥哥就这么金贵,cao2个屁gu也能这样。

        赵玄月还在哭,赵玄玉却不耐烦的抬手扇了对方一耳光,不耐烦的呵斥dao:“婊zi别哭了,哭什么哭,屁yan疼说明上的少了,再哭明天就让你骑木ma,骑个一整天,等xia来屁gu就麻木了,麻木了自然也就不疼了。”

        赵玄月呆住了,不仅是因为弟弟打他,还因为弟弟言语中可怕的威胁。

        他也想不哭,他努力的抿住嘴,可硕大的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