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御书屋 > 坏谜语 (校园 1v1 H) > 野猫

野猫

野猫

        祁肖羽走到家门kou才把手机重新打开,看了一yan,从放学到现在拢共五十来通未接来电。

        手握住了门把,踟蹰了很久才打开,房里没有开灯,客厅的羊mao地毯上坐着他失魂落魄的母亲。

        “妈妈从xia午六dian开始就坐在这里打你电话。      ”

        他立在门kou,仿佛一种无声的对峙,说:“妈,我给你发了信息了。我不想上网球课,我去了画室。”

        “画室的门卫说你七dian多就走了...      小羽,你为什么开始撒谎了。”

        “我只是想chu去走走。妈妈。”

        秦晗不再听他解释,将脸埋jin掌中。

        他怎么没有想到呢,秦晗当然有画室门卫的联系方式。

        她有他从小到大所有科任老师保姆兴趣班老师同学的联系方式。

        她的母ai是八yan蜘蛛吐chu的丝线,将他紧紧紧紧地包裹成木乃伊,是雌xing的古代猛犸象哭chu的yan泪,几乎令他溺毙在无法解冻的冰河里。

        他们都说他有一位多么完mei的母亲。她从不责备,无微不至,从未抱怨过独自抚养他长大的不易。

        以至于祁肖羽至今也分不清楚什么是ai,也许ai就是牺牲和掌控。

        他不知dao如何报答这份ai,也不知dao如何切割这份ai。

        秦晗gen本不需要棍棒和激烈的语言,她落xia一滴泪,他就在心里将自己杀死一次。

        以至于在他会向母亲表达ai之前,先学会的ganqing是歉意。

        有歉意就要有惩罚。所以之后他学会了自残。

        这天晚上当他用mei工刀细细地切开自己的大tuinei侧的肌肤的时候,他想起了闻佳茵。

        在小巷更深更深的地方,深得月光都照不jin,深得街dao上的车shuima龙变成了朦胧的chao汐声。

        记忆里最亮的是少女的肌肤,月牙白,luolou的平坦柔ruan的腹bu。她从不掩饰在他这里获得的快gan,她获得gaochao时的表qing也同样令他兴奋。

        他抚摸她的阴bu,湿run,泥泞,微微zhong胀。

        她是被社会规劝遗忘了的人,是他的蛛网上捉不到的风。

        他借她的快乐而gan到快乐。

        “小羽。晚餐和niunai在桌zi上。你记得去吃。晚上记得给令仪发个信息,她很担心你。”

        门外是秦晗的声音。

        他被拉回现实,在疼痛与纾解中沉默而剧烈地chuan息。

        -

        周天午后囫囵zuo完作业,闻佳茵收拾书包往程家去。

        闻佳茵只对两个科目用过心。除开wu理外便是英语。

        比起wu理方面的天赋她在语言上就有些平庸了,加上闻谦夫妇在她的教育上一向不用心,不像程令仪小学开始就请了英语家教上门,后来又多番chu国游学,kou语很liu利。

        gao一开始后除开家教外,程家夫妇又另寻了桐大语言学院的交换生每周来家中辅导kou语,后闻佳茵与祁肖羽也加rujin来。

        闻佳茵很喜huan这个外教,一个叫jason的澳洲小伙,金发碧yan,gao大英俊,他已经利用假期走遍了中国的所有省份,酷ai徒步和攀岩。

        她很喜huan他叫她的英文名字,Jane,是她又不是她,有时陌生,有时熟悉,仿佛被赋予一层第二人格。

        Jason也很喜huan她。程令仪是尊师重dao的东亚淑女,闻佳茵不是,她轻松随xing,总有好多奇思妙想和好奇,她总是问他有没有去看过鲸鱼迁徙,有没有抱过考拉,诸如此类的问题。并且她很乐意与他分享她的m&m巧克力。

        在这一天的课上闻佳茵向jason宣布,等她gao考结束,悉尼将会是她的第一个旅行地。

        jasonshuang朗地笑着问,xia飞机后你的第一站是哪里。

        闻佳茵说,我看到有个火车站,叫milsons      point,我看了很多图片,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mei的火车站,等我xia了飞机就直接到那里去看夕阳。

        程令仪这时cha话jin来,说:“gao考完了我们一起去吧,上次我爸妈带我去的时候是跟团的,都是叔叔阿姨,很没有意思,对吧阿羽?”

        “好啊,一起去啊。”闻佳茵听言,对她友善地笑笑,又转tou问祁肖羽,“一起啊,阿羽?”

        她叫他‘阿羽’的时候一定是恶作剧,祁肖羽不zuo声,看到她正笑着看他,她是那种笑意难达yan底的人,要伪装善意其实很难,譬如此时那笑容分明在说      ――      永远不会有三人同游悉尼的一天。

        不过闲聊只限于课堂的开端,程家父母不喜huanjason天南海北地与他们谈天,他被雇佣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提gao程令仪的雅思kou语分数。

        他们夫妇最近已经初步确定要将程令仪送chu国读本科了。

        程令仪的家是三层的小洋楼,kou语课在二楼的小餐厅,大理石的欧式长桌可容xia所有人。

        午后秋阳自窗外斜斜扑jin来,jason在讲解练习英文kou语的影zi跟读法以及该如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