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御书屋 > 小叔叔(简体版) > 86-90

86-90

86-90

        八十六、淫靡(微H)

        王若宾的一双手小小的,是那种对比shengao来说也显小的类型,放在赵思危修长的大手裡就显得更jing1緻小巧了,关于这双小手,赵思危有个瞒着王若宾的秘密,那就是他特别喜huan王若宾肉嘟嘟的掌心,还有那掌心碰着自己的gan觉,尤其是在某个bu位上。

        他有些痴迷的带着王若宾的腕,让那双小手握着自己昭示着渴望的bu位,他可以gan觉到王若宾的掌心温re的chu2gan,柔腻的肌肤贴在自己的xingqi上,刺激的他就这麽左右着王若宾的双手套nong了起来。

        看着赵思危贴在自己面前的脸,逐渐迷离的yan睛终始是看着自己的,那墨黑yan瞳清楚地传递着赵思危的qing绪和gan官,她知dao男人正沉浸在快意之中,但让她心tiao逐渐乱了拍的,是赵思危似乎是第一次这麽没有克制也没有保留的对她展louchu享受与她zuoai的gan觉。

        该怎麽说才能说清楚王若宾此时的gan受,或许她瞬间被打乱节奏的心tiao还有已经氾滥chaoshui的小xue更适合为她代辩,赵思危此时的样zi在她yan裡已经不是过往那种让她觉得xinggan的程度,而那更jing1确的形容词是「淫靡」,今天之前她从不曾把这字yan和赵思危摆在一起过,因为他总是红耳朵,所以王若宾常常觉得他在和自己zuoai时都有种莫名的清纯gan,就连赵思危的xinggan也都是带着dian纯qing味dao的,现在这些都被颠复了。

        王若宾明确的发现自己被这样的赵思危撩到了,一双手开始无视赵思危的节奏,an着自己的想法套nong着那retang的肉zhu,指尖好几次摩娑着冠状chu1的mingan位置,这让赵思危的yan睛有些眯了起来,呼xi声变得更重了。

        王若宾知dao手裡的东西有什麽弱dian,她一gu脑的把自己对这玩意的知识全用上了,果不其然看到赵思危皱起了眉,hou结gun动着,像是承受着巨大的刺激,本就贴近王若宾的脑袋最后着陆在她的颈窝,湿tang的呼xi灼在王若宾的pi肤上,伴随着低沉的呻yin,男人正唸着她的名字。

        「怎麽了?」王若宾在他耳边回应着,赵思危没有ma上应对,只是蹭着王若宾的颈zi,被王若宾掌握的xingqi一tiao一tiao的,像是即将到达临界,王若宾忍不住又「嗯?」了一声,这才听见男人有些撒jiao似的说:「想要你」。

        八十七、半隐半现(H)

        王若宾不知dao赵思危以前和其他人撒过jiao没有,如果没有那他应该是天赋异禀的,他放ruan的声音少了平时的冷静淡然,多了许少见的魅惑,王若宾不由自主地diantou,在男人漫chu笑意的注视xia,鬆开与自己肌肤相亲的肉刃,一双手撩开居家服的衣襬,摸索着找到自己的neikukutou,就着被男人压在沙发上的姿势有些艰难地把neiku布料往xia推。

        赵思危看着她不太顺利的动作笑了起来,在她颊上用力亲了一kou,一手撑着自己维持着姿势,另一手伸去帮她将底ku拉到了膝盖附近,也没有再往xia,反而是动手把王若宾翻侧了shen,大掌握着她的膝盖,让她曲起膝。

        不存在储备知识裡的ti位让王若宾侧着tou有些好奇地看着赵思危,男人像是要满足她的好奇心似的,接xia来的每个动作都是悠悠缓缓地,于是王若宾便清楚地观看了男人摆nong自己的全bu过程。

        赵思危的手在把王若宾的双脚摆好位置后,从膝盖沿着大tui外侧一路抚着来到tunbu的xia缘,摩娑着tuntui间的相接的位置,缓慢地往tunfeng的位置前jin,瞬时便掌握了半边翘tun。

        王若宾嚥了kou唾沫,觉得自己的所有gan知能力此时都被迫追随赵思危的指掌,而那主宰了她所有gan官的手,就这麽huarutunban之间,柔ruan的指腹沾着她动qing的shui,探源似的一往无前。

        王若宾禀住了呼xi,手绞着自己的上衣,看着那半边陷ru视线死角的手在自己tui间,突然觉得有些害臊,但又莫名的无法移开视线。

        赵思危沾湿的指腹拨开了花唇,探着摸着rou上花di时,王若宾终于不再看那隻dian火的手,而是带着dian恳求的对上赵思危的yan说:「不要手」,赵思危勾了勾嘴角,顺从的chouchu手,然后在王若宾的注视xia,扶着自己的xingqiding了jin来。

        王若宾忍不住哼了一声,因为姿势的关係,男人的xingqidingjin的gan觉与以前不太一样,伞状的toubu在肉xue裡刮过的路径与其它ti位不同,王若宾一时说不上来是更舒服了还是没有,只是这个姿势让她视野裡的赵思危是半隐半现的,让她有种莫名的兴奋。

        赵思危在她tinei停了xia,像是要确认她的反应,接着便大开大阖的动作了起来,一开始好像还顾虑着她的姿势,不算勐烈只是ding得深,但渐渐的,在王若宾呻yinchu声后逐步失序。

        王若宾被ding的直摇晃,渐渐也无法维持侧tou的姿势,只能把脸埋jin沙发,一旦失去了视觉,所有的神经便都集中在xiashen,每一个捣nong都无比清晰。

        choucha一阵后,男人的双手握上她的腰,就着交rong的姿势,抬起她的腰让她跪在沙发上,肉刃因此在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