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御书屋 > 小叔叔(简体版) > 86-90

86-90

        因为那瞬间的小而拖长尾音的呻似乎让后掌握自己的男人完全失去了自制,接来的每个动作都又重又深,把王若宾的凌乱,长髮散在沙发上像暴风中的海,王若宾的鼻尖在沙发上频繁的随着男人的频率磨着,隐隐生疼,只能侧过把脸枕在手上,却不意对上没开启电源的电视机。

        厨房裡的周天听到外赵思安的声音走了来,才发现赵思危和王若宾也到了,于是开心的指挥起两个儿去储藏室扛大饭桌,其他人则帮着把赵思安从自己餐馆带回来的拆封装盘。

        耳朵被摸了,王若宾一伸手就拉那作乱的手,放到嘴裡咬了一,惹得赵思危笑了声,低伏来,亲她微微鼓起的腮帮,又问:「怎麽了?」

转了大半圈,磨的她抖着腰,一汪

        王若宾的手自觉地去揽赵思危的颈,凑了过去咬了他的唇,接着便退开了些,看着赵思危的脸甜甜地笑了:「还是看着好,毕竟小叔叔这麽好看」,男人听了一笑,抬手摸上她的后颈,把她又回自己跟前,鼻尖相对的距离,回应她似的吻了上去。

        王若宾看着他,又拍了拍他的手,有些嗔怨的说:「看不到你的脸」,赵思危眨了眨,有些惊喜似的问:「都每天看了,还不够?」

        「我们每个人各换了四百金的印尼盾,若宾你觉得我们这样够吗?」王幸之也拿了其中一包,裡面的钱又了一次,王若宾笑了起来:「够的,虽然有些地方要给小费,但这个金额足够了」

        八十八、看不到你的脸(微H)

        发日的前一晚,王若宾班后就被赵思危载回王灿生家,此时王灿生家已经因为期待游的所有人聚集而显得格外闹。

        不一会,饭桌就摆好了,众人围桌而坐,杯盘交错间,谈着明日的峇厘岛行,显然都是很兴奋的,这次就连赵思安的儿赵旭也会同行,他显然是所有人之中最兴奋的,毕竟学期中居然能请一週的假跟父母国玩,多让同学生羡。

        王若宾屋时,客厅电视正播着介绍峇厘岛的导览影片,沙发上王灿生和王衍之父一人一本旅游书看得认真,钟倩和王幸之本来看电视看得神,此时见王若宾来,一齐抬起来。

        这时,赵思危推门来,他后跟着正好抵达的赵思安一家,于是赵思危也就帮忙提了满手的

        八十九、游前夜

        全黑的萤幕上,是两人模煳的倒影,但她还是能隐约地看见男人专注地看着她的神裡,似是有满满的眷恋。

        「怎麽了?」男人问着,手指摩娑着王若宾的耳朵,因为动,她整个人散着粉红,连耳朵尖都红着,王若宾大多时害羞也不太上脸,要能看到她面红耳赤的样,大多得在两人亲密相的时候,赵思危格外喜她这个样,手一摸上就有些捨不得停来。

        王若宾从来没有那麽想看赵思危的脸过,这个瞬间她想面对面地去看他,「思危」她喊他,赵思危的动作便因此慢了来,本握着她的腰的手翻了上来,替她拨开乱在眉睫的前髮。

        王若宾在他手上又咬了,佯怒的瞪他:「小叔叔真的越来越坏了」,赵思危忙在她颊上又亲了,哄着说:「不坏了,都听你的」,接着退了来,将王若宾从沙发上捞起,让她面对着自己坐在了上。

        唇纠缠,交换着彼此的呼,拥着彼此的双臂收紧,紧紧相贴,即便还隔着布料,却能够觉到对方的心,重重的,以狂的力度,打在心上。

        「回来啦,晚餐思安会一起带过来」钟倩说着朝王若宾招手,她小跑着过去,便看见茶几上摆着数个收纳包,里装着护照和印尼盾,王若宾顺手拿了起来,这已经是种职业习惯了,她没少帮去日本总公司差的同事清该带的东西。

        赵思危全程安静的听着众人的兴奋,手倒是没停过,认真地给王若宾夹菜舀汤倒饮料,晚饭过后,姑姑王幸之见赵思危又主动洗碗去了,忙拉着王若宾打趣地说:「我觉得他伺候妳比妳爸妈伺候小时候的妳还细心了」,王若宾甜甜一笑:「他一直都这样」,话一,还在帮忙收桌的赵思安和张霖也忍不住凑了过来,赵思安挤眉的问:「所以我弟他在家也是这样?可是和他在一起不闷吗?妳看刚才他全程都不说话,我弟什麽都好,就是太安静了

        周天和王灿生一行人预定发的日转瞬就接近了,打包完行李后,赵思安发现他们一行七个人,有五大箱的行李再加上每个人随行的背包,自己的九人座是载不完的,于是王若宾也被请来加送行的工作。

        王若宾摇,否定了赵思安的话:「小叔叔和我很有话聊的,只要他有兴趣,话其实不算少」,赵思安一顿,便突然火急火燎的往厨房去,不一会就听到赵思安问赵思危:「你对峇厘岛真没兴趣?」,而赵思危淡淡地回应也传了来:「也不是,只是没兴趣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漂亮美人爱吃肉【高H合集】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